中国测绘地理信息技术装备展览会

新闻中心

NEWS CENTER

行业动态

您的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动态 >

疫情之下,5G蹭了远程医疗的热点

by:admin
分享到:
  2020年1月24日,中兴通讯与四川电信助力四川大学华西医院与成都市公共卫生临床医疗中心首次实现两例新型冠状病毒肺炎5G远程会诊。1月31日,华为联手中国电信完成了武汉火神山医院首个“远程会诊平台”的网络铺设和设备调试,配有5G网络备份。


  2月3日,昆医大附一院通过5G远程医疗成功为一名湖北武汉66岁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患者开出首张智慧医疗治疗处方。同日,国家卫健委发布了关于加强信息化支撑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的通知,鼓励包括省级定点救治医院在内的各大医院提供远程会诊、防治指导等服务。


  远程医疗已经成为目前全国紧急疫情下的一道科技风景线,然而这项甚至可以使追溯至上世纪50年代的医疗技术在2020年的今天仍然尚未成熟,制度标准不统一,前期投入的巨大与落地问诊利用率低的矛盾成为了目前中国乃至全球远程医疗行业的共性问题。


  “事实上,真正搞远程会诊的医院不到20%,尚有很多远程设备闲置”,解放军总医院远程医学中心主任张梅奎此前接受媒体时采访时表示,“与解放军总医院联网的1300多家医院中,一年下来只有1.2万例远程会诊案例。这意味着,这些医院平均每家每年的远程会诊例数不到10例。”


  因此,目前远程医疗仍然只是疫情期间的“特殊”问诊渠道。


  远程医疗能干什么?


  如果抛开疫情不谈,远程医疗主要解决的是目前全国范围内医疗资源供需不匹配的问题,偏远山区看病难、小城市医疗水平不足等问题令无数患者奔波在大城市求医。


  而在疫情面前,远程医疗主要承担的是一些重症患者的远程专家会诊,并一定程度上缓解武汉一线医护人员调配紧张、超负荷工作的情况。屏幕“隔离”下的问诊会有效阻隔疫情传播,减少外地医疗专家往返疫区的风险,也让诊断和救治变得更加高效便捷。


  同时,远程医疗也同样可以助力医生在本医院内部会诊,医院会配备有移动摄像头的医用推车,可进病房近距离拍摄病患情况。据了解,进隔离病房之前穿防护服和出病房之后排队脱隔离服所耗时间约为1个小时,远程医疗能够极大提升会诊效率,又可以有效减少进入隔离病房医护人员数量,减少防护服的消耗,并降低交叉感染风险。


  目前,全国各大省市在疫情期间均在积极部署远程医疗会诊。其中,四川省卫健委和华西医院打造的5G远程会诊系统,覆盖该省27家定点医院,已经成功完成多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急重症患者的远程会诊。同时,各定点医院及后备医院的5G双千兆网络部署和5G远程会诊系统向县区延伸在有序推进。


  除了常规的远程诊断和会诊,在疫情期间,远程医疗还可以扮演远程教育和远程监护的角色。远程教育即可以通过远程方式对前线医务人员进行培训,而远程监护则可以通过网路对肺炎患者进行监护,将采集到的生命体征信息实时传输到监护中心,一定程度上缓解前线医护人员不足的压力。


  同时,远程监护还可以衍生出另一种疫情诊治模式,即一些中轻症患者可以在家诊治,由专门医生远程监护指导,以缓解武汉前线医疗资源的不足。远程医疗还可以提供线上问诊服务,在线解答目前网友的一些疑虑,避免一些普通发热患者去医院而造成交叉感染。此外,如果远程医疗能够更大程度发挥其作用,那么全国范围内的医护资源也能够得到更充分的利用,发挥更大的作用。


  日前,唐山远程医疗服务系统96519正式开通上线,患者只需拨打热点电话,在客服人员指导下便能够得到专家的远程指导。据了解,该远程医疗服务系统由唐山工人医院、华北理工大学附属医院等全市7家三甲医院与高新区的启奥科技集团经过3年时间共同研发而成。


  千兆光纤仍是通信主力


  目前,疫情期间远程医疗通信网络的主要载体仍然以光纤和4G网络为主,主要包含以下三方面原因。


  首先,远程医疗并非新兴事物,国外早在上世纪50年代便已经出现了远程医疗的雏形,而国内也已经在1988年实现了首次通过卫星网络支持的远程医疗病例讨论。远程医疗的发展历史远比5G技术早得多,因此远程医疗并非只能依靠5G。


  其次,疫情期间所用到的显示设备仍然以1080P分辨率为主,而非远程手术中所需要的8K分辨率显示设备。同时,该诊疗对于带宽和延迟性要求不高,因此光纤和4G等通信网络便已经足够,无需5G网络支持。


  第三,目前国内5G网络尚处于发展初期,如果想要在全国各省市医院均打造5G基站或提供5G通信车显然不现实。


  据了解,目前远程医疗落地方案在设计过程中会考虑5G因素,但是并不依赖。例如,武汉火神山医院远程会诊平台便是采用千兆有线光缆作为主要通信网络,而5G网络只是备用选项,后期会根据实际情况调用。


  “由于5G普及速度的不确定性,目前全国大部分地区远程医疗采用光纤和4G网络显然更为实际”,一位远程医疗解决方案从业者坦言。


  而另一方面,中国网络空间研究院曾经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目前中国骨干网容量大幅提升,中继光缆长度增至近100万公里,单端口带宽能力从Kbps提升至100Gbps,骨干网带宽已超100Tbps,其带宽远高于5G带宽,因此如果抛开有线网络的局限性不谈,光纤网络事实上已经完全能够满足远程医疗需求。


  其中互联网骨干网主要指国家级互联网业务提供商,即在全国范围内拥有骨干网的互联网服务提供商,其他有接入功能的ISP想连到国外都得通过骨干网。而在无线网络需求方面,目前大多数远程医疗仍然以4G网络为主,只有远程手术这样需要高带宽低延迟的需求才不得不动用5G网络。


  然而“5G+远程医疗是未来”这一点毋庸置疑,很多场景需要5G技术支持。比如,难度大、精度高的远程超声诊疗技术是便是一项需要5G技术支持的远程医疗项目。不同于CT和磁共振等静态影像,超声诊断得到的是基于时间序列的动态影像,因此超声影像在传输过程中任何一帧画面的丢失,都可能造成误诊或漏诊。


  这就相当于多张图片和视频的区别,单名患者一个简单的腹部脏器超声检查便可产生高达2G的数据量,这些动态图像对远距离传输的图像连贯性和时延控制有着极高的要求。


  “未来5G技术与医疗领域的创新将会催生出诸多医疗场景,在监护与护理、医疗诊断与指导、远程机器人等领域,5G技术将催生出无线监护和输液、远程查房、远程实时会诊、远程机器人检查和手术等新的应用场景,极大改变未来就医形式”,国家卫生健康委规划与信息司司长毛群安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当然,远程医疗目前仍然存在很多问题。尽管远程医疗已经存在很久,但是其制度仍然尚未成熟,同时每家医院的规模、远程医疗系统、以及网络传输的信息通道等因素都存在差异,想要实现每家医院都能全方位、多元化的接入远程医疗网络很难。


  如果想要远程医疗在疫情期间发挥更大作用,各省市医院需要联合建立一套完善的远程医疗会诊体系,能够让各大医院实现更加顺畅高效的远程对接,同时可以建立一对多的会诊模型,让疫情诊治更加高效。